笔墨书坊

主页 > 网游竞技 >

联盟之佣兵系统 作者:初四兮(三)(25)

Tags:系统流 腹黑 LOL

  这意味着对手很了解他的诺手,但他对金属大师一无所知。
  知己知彼在上单位上是最关键的一环。
  如果对敌方英雄不了解,很有可能会出现伤害计算错误,GANK判断失误等一系列的负面问题。
  而在这个版本,问题出现了哪怕一次,对线就会变得很难打了。
  HUNI还以为李牧会选择鳄鱼什么的和他刚一下。
  谁知道他居然选择用这种无脑的铁疙瘩!
  “诺手打铁男好不好打?”
  HUNI的脑海中涌现出了一个念头。
  “铁男手短,自己只要近身打出血怒的话,应该会很容易吧?”
  心里想着,HUNI心里反而有了底。
  诺手克制一切短腿英雄。
  在都是短腿的情况下,我大诺克萨斯还没有Lū 不过别人的时候!
  “前期下路不求保住一塔,但是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发育,下路一塔如果破掉就换线。”
  “小龙区的视野要做好,不能让龙女偷了龙。”
  李牧想了想:“大致就这样,打野主抓中,可以找机会来上,其余就没什么了。”
  “好。”
  队友们纷纷点头。
  大餐和热狗,选择什么全看这一局了。
  拿到伊泽瑞尔的孩神还是很有自信的,终极抗压嘛。
  作为全联盟抗压能力数一数二的ADC,葛炎至少有自信保证发育。
  等有了魔宗耀光,团战混一混,伤害也就起来了。
  REKKLES和黄星对视一眼,均是有一种无比恶心的感觉。
  尤其是REKKLES,自己选了这种可玩性极低,CAO作性极低的英雄,到头来人家不玩金属了?
  这怎么压?压个屁啊!
  “SHIT!”
  REKKLES略微烦躁。
  莫甘娜和大眼怪的出彩之处在于可以塔下压制想要补兵的金属大师,连环控制过后甚至可以对其造成击杀。
  EZ……只需要站的远远的补刀就行了,他们再怎么消耗EZ的补刀却不会少。
  李牧CAO控金属大师进入野区,心下难免有些感叹,欧美的大兄弟……都耿直的有点可爱啊。
 
 
第一百八十三章 真男人就该干男人
  正常开局,正常对线。
  被套路了的FNC下路憋了一肚子火,上线就开始疯狂的推进。
  不为别的,只因……这伊泽瑞尔居然也是TP出门。
  应该携带虚弱或者点燃的星妈,偏偏带的是治疗术。
  这是哪门子的带法?
  其实一开始孩神和S_H_è 可可也无法理解。
  但后来他们试验过几次后,却发现这种带法有这种带法的好处。
  当然,ADC携带TP不适用于任何英雄。
  但TP和伊泽瑞尔是完美契合的,而且还是在面对大眼和莫甘娜这样下路组合的情况下。
  FNC对于TP貌似没有这么信服。
  REKKLES携带的召唤师技能是闪现和治疗术,看他们那凶悍的样子仿佛找到机会就要直接闪现越塔一样。
  面对两人疯狂的推线,孩神的表现很佛系。
  你推任你推,无所谓的。
  你推的越快,我就越兴奋。
  塔下漏刀不存在,我鲟可以混,可以死,但想让我轻易漏刀不存在。
  三年职业生涯真以为是说说而已?
  想我鲟当年也是国服三大腿之一,和科利尔辣舞和大鼻子若风并肩齐名的人物,王者前十有三个是我的号!
  葛炎有过辉煌,也有属于内心的那份骄傲。
  与此同时,上路。
  李牧赛前能做的都做过了,接下来就是好好打好自己这条线。
  金属大师本就是上单英雄,之所以挪到下路去一来是因为他W技能的被动,可以在不损耗队友的情况下多吃百分之五十的经验值。
  如果能在对线期有哪怕1级的领先,就相当于多了一把多兰剑。
  而且还有一点,是距离小龙近。
  所以没有人用金属大师打上路了。
  但这却不代表他不能打,只是W技能的被动稍稍有些浪费,并且距离小龙的确有些远而已。
  铁男真正的强大可不止于此。
  李牧多蓝盾出门。
  HUNI的诺手选择比较凶悍一些的多兰剑。
  兵线上,1级的HUNI打的很凶,直接Q技能起手想要消耗金属大师,只是他的动作太过明显了些,被李牧用走位拉开距离成功躲避。
  躲避的同时李牧不忘给自家小兵丢了一发W。
  没错,金属上单一级学习了W技能!
  悲伤收割。
  被动是在队友存在的情况下提升经验值,对上单金属没什么卵用,主动效果是附着到一名队友或者小兵身上,可在四秒钟之内持续造成伤害,并且可主动引爆。
  引爆后会对附近的敌人造成一定数量的生命偷取,同时回复自身的生命值。
  这是金属大师的招牌技能,也是对抗诺手的先决条件。
  李牧很J-I贼。
  他将W附着的小兵血量还算健康,但其身旁的小兵血量就比较低了。
  诺手想要补刀,除非用Q技能,否则一旦接近就会被金属的W技能烫到并抽取生命值。
  这对金属大师而言可是一个续航技能。
  没有和金属对过线的HUNI走上前去,A掉了那枚近战兵,但自己的血量也因此被抽取了近百点。
  他的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
  这东西,有点烦啊。
  但是闪现先手去开金属大师好像又不太现实。
  “你也是要补刀的吧?等我学了E,你补一个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