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

主页 > 武侠玄幻 >

我的师父很多 作者:阎ZK(七)

Tags:随身流 位面 坚毅 孤儿 高武武侠

第一百八十章 山下走蛟龙
  王安风并没有让剩下的人等他等了多久,几乎是尉迟杰环顾后面的时候,就已经从剑阵八门中走出,就像是刚刚只是慢了一小步,所以到了后面。
  尉迟杰大松口气,几步走到王安风身旁,和他同行,片刻后才让那种诡异的气氛慢慢变淡了下去,隐约觉得王安风似乎有些不一样,可是又说不出来究竟是哪里不一样。
  想了半天也找不到原因,就把这件事情直接抛到了脑后。
  宫玉看了一眼王安风的背后,神色若有所思。
  王安风朝着她笑了笑,加紧了脚步,走上前和宫玉并肩而行,心里已经准备了宫玉的询问,可是她却未曾说什么话,只是往前走,脚步略有些加快。
  旁边吕白萍咕哝一声好慢。
  也就还有林巧芙和太叔坚注意到了王安风背后多出来的那一柄剑。
  太叔坚一辈子都赔到了剑道里面,眼光刁钻,一眼就看出了那柄剑的不俗,结合刚刚王安风慢出来了一步,心里多少猜出了些什么,暗自咂舌,心里又满是羡慕苦涩。
  林巧芙却是真的认出了那柄剑,这剑储藏在万剑峰上,她在万剑峰呆了足足十多年,无论如何也不会认错,在呆了一瞬间之后,心里面就满是茫然。
  万剑峰上所储藏的都是天底下第一等一的名剑,她小时候看书看乏了的时候,经常去看这些剑的故事,在这些名剑剑碑之下小睡,这一百零七柄天下名剑,可以说是早就了如指掌。
  世人都那剑快不快当作比评好剑的标准,可是在青锋解上,名剑的价值并不在于材质或者锋刃,而是在于过去。
  就像是人一样,如果曾经有一个人百战残还,那么无论如何他都应该得到相应的尊重,哪怕他现在已经年老不支,名剑也一样。
  即便是剑刃崩裂,曾经的过去也决定了青锋解不可能将这些名剑轻易予人。
  能够将这柄剑从青锋解上带下来的也就只有门主和大长老,想要将这剑从山上带走所需要的条件更是多得可怕。
  曾经有记载说天山剑魁来山上求剑,那位剑魁可以说当世无敌,就是真有仙人恐怕也能一剑削了去,可盘桓半年时间也只能够无功而返。
  想了想典籍中的记载,又看看王安风背后那柄剑,林巧芙有点懵懵懂懂,觉得自己是不是还在山上,背靠着某一柄名剑的剑碑在睡觉。
  可是呼吸时候口鼻处传出的凉意却告诉她现在可不是午后小睡的梦里头,而是真真切切下山的路上。
  难道大长老认为王大哥已经有能驾驭这柄剑的器量?
  这样一个念头只是出现,就再也挥之不去。
  下了青锋解,出山林之后有一座村镇,因为距离酒自在附近的那一座院落不远,而以宫玉和王安风的脚程,吕白萍都跟不上,何况是林巧芙。
  而如果由他们两个人带着两人飞纵,又没有了下山游历的意义,那院落是酒自在有一段时间归隐时候居住,可能是为了能常常到青锋解中蹭剑泉酿的酒,离得青锋解山门不远。
  众人索性就在这镇子里买了一辆马车,太叔坚厚着脸皮说自己走南闯北,练出了极扎实的驱马本事。
  又说驱赶马车是个累人的活儿,无论如何不能让王安风和宫玉这两个救命恩人来做,当仁不让跃到了马车上,握住了马缰,驱马的本事果然也不是唬人的,又稳当又快。
  尉迟杰咬了咬牙,也买了两匹好马,跟在了马车的后面。
  不是他想跟着。
  而是这种能够和宫玉同行的机会下,他要是敢这样子灰溜溜回去,就算是老爷子已经病重,也有可能把他打个半死,然后拖着他这个不孝孙子一起下去。
  想到那年纪不轻,却剽悍得过分的老爷子,尉迟杰咧了下嘴,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能够在外遇刺客,护卫厮杀不过的时候,大笑着亲自抽刀冲在阵前,砍人头跟砍麦子一样比谁都起劲儿的老人,还是军中文职出身,这种行为不能说不彪悍。
  想到这里,他又记起当年老爷子醉酒之后曾经大着舌头跟他说,他这根本什么都不算,比他还要彪悍的,还有足足三十七个。
  有一个最小的当年才十五六岁,长得嫩,可是用的却是刚猛的重枪枪法,一手河东大枪杀起人来凶得很,这么多年没见过耍重枪耍得比他小子更好的。
  说到这里又将他臭骂一顿,然后一边喝酒一边臭骂一边哭,他也只能闷声受着。
  谁叫那发老疯的是他爷爷?
  前面马车似乎到了平坦的官路上,尉迟杰不敢再胡思乱想,双腿一夹马腹,让马儿加速跟上去,身后家将沉默不言,跟在身后。
  王安风这一年年节刚刚过去就直接离开了大凉村,才能够赶得上这个时机到达了青锋解上,要是来得再迟些,可能就和宫玉林巧芙一行人误了过去,实在是缘分。
  可先人说天道恒一,此消彼长,这边有了缘分,便有另外一些人注定要给扑了个空,再如何不服气不甘心,只能够如尉迟杰一般生生受着。
  此时农历才到了二月多,大凉山下还没有开春,可是山上的积雪已经开始融化,温度就又冷了许多,俗语说着,过了腊八就是年。
  过了正月十五之后,日子也该走上新的轨道,该入山的入山,该去城里雇主家干活儿的干活,就是可惜春天没有到,整个村子看上去都一片苍白,光秃秃的,看上去没有什么意思。
  也有乡间娘们在年节这段时间积压的怒气爆发,走在路上,时而能听得到小儿惨叫哭号的声音。
  间或夹杂着几句乡间俚语的怒骂,像是埋怨不争气,给丢了人之类,路人走过,一不小心还要给吓上一哆嗦。
  王弘义打了个哈欠。
  刚刚过完年节,这段时间,他这个屠夫可是真的没有什么好买卖,不过趁着年节,家家户户宰猪卖R_OU_的当口上很是好好挣了一笔,倒也不甚在意,反正每年都是这样。
  他又搬着那竹椅坐在了院子里面。
  年轻的时候多少练过些武功,还是外功,在气血未衰,暗伤不显的时候,体魄比起山里的黑瞎子都要猛,这么点温度对王弘义而言没有什么影响,甚至还能够眯着眼睛小睡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