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

主页 > 恐怖灵异 >

地球求生指南 作者:伴读小牧童(八)

Tags:种田文 宅男 阳光 蜀山

第385章、轩然大波和等待问责
  这件事没想到发展成这样。
  对监狱里的尸体进行清理后一共发现两百二十九具半尸体,很多已经被拍扁在了地上,要用铲子才能铲起来,而那几个怪物的尸体更是狰狞恐怖的停放在了隔离间内,法医正在对其进行解剖。
  经缘站在这个血R_OU_修罗场中,脸色Y-IN霾。
  “这件事闹大了。”谷涛走过站在她身边:“没想到会这样。”
  “何止是闹大,你可能要被问责。”经缘长叹一声:“没找到证据之前,你暂时不要抛头露面吧,现在外面说你拿这些人进行人体试验。而且上头也有人看不得你太舒服,已经暂时把你的职权给下了。”
  这件事是谷涛没预料到的,但实际上造成了两百多人的死亡,他作为主官是要被问责的,这一点无可厚非,虽然事出有因,但总归是要给上头一个交代的,而且只是停职接受调查并没有问罪,这说明上头的人保他的还是多一些的,但这么多人离奇死亡是无法掩盖的,这没办法。
  而中原门派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也是如丧考妣,他们这么些年其实也认识一些社会上的大佬的,在江湖上的找不到谷涛的便宜,那自然就是得从朝廷口下手,而之前老早就不喜欢他的人们自然也就借题发挥呗,所以他停职是必然。
  “正常。”谷涛双手C-H-A兜面无表情的看着一车车血R_OU_模糊的尸体被带出来:“他们的死我要负责。”
  “没事,只是暂时的。基地的建设还是以你的布置为准,你避避风头吧。”经缘拍了拍谷涛的肩膀:“还有,这件事也要对中原系有个交代,虽然他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为了压住这波舆论,交代还是要有的。”
  如果谷涛只是个宗门之主,不交代就不交代了,谁也奈何不得他,可是他现在除了宗门之主外,还有个身份是朝廷的鹰犬啊,平时他可没少用鹰犬的身份去干一些事,所以他清楚的很,小红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就明白了。
  “刚好,之前你说要弄的基础教育学校第一批学员也进入了,你去当一阵子老师?”经缘轻轻挽住谷涛的胳膊:“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但这事还是我来处理吧,毕竟中原门派众多,关系错综复杂。我们不能把辛辛苦苦打出来的江山送给别人。”
  谷涛没说话,只是转身回家开始玩孩子,谁也看不出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接下来的几天他都宅在家里什么都没干。
  不过几天之后,外头已经有一些消息传来了,就是有人在黑市上悬赏五千万要谷涛的人头,还有中原门派彻底对他们关闭了沟通的大门,所有门派视谷涛集团为虎狼,不谈、不见、不给机会解释,之前还算有些交情的门派也纷纷站了中立,外头的风言风语也多如牛毛,以讹传讹的人一多,谷涛利用邪术铲除异己的传言愈发的真实了,但从头到尾谷涛都没有出现解释。
  “没什么的。”六子从后面抱住谷涛的脖子:“都是暂时的,你看基地不还正常运营着么,我这边也一天比一天好了,你就先去避避风头,当老师有什么不好,帮我多认识几个年轻的小妹砸。”
  谷涛仰起头看着六子:“其实我在想,倒不是说这点事能打击到我,而是这整个事情好像都是在针对我设的局啊。感觉不是为了处理我,而是单纯的把我支开,所以我不想躲这个风头。”
  “你知道我们那边得到了什么情报么?”
  六子那个小集团其实已经露出狰狞的獠牙了,大量资金的加持让她们的发展速度比基地还要快,还要可怕的好运加持,现在在外界的名声早就把谷涛给盖过去了,很多道上的人也许不认识谷涛,但一提六子大多会说上一句“认识,辛总嘛,厉害”,因为接触的范围比较广,所以她得到的信息甚至要超过谷涛这边的信息量,不过谷涛并没有选择让六子进行信息共享,因为她有她的想法,而且谷涛也相信她能把这件事干好。
  “什么情报?”
  “他们其实就打算用这件事让你远离一点,因为上三十三天要回来了,凤凰已经把其他几个圣兽召唤回来了,他们不想你坏事。之前还在想用什么办法,这次你自己撞上了……也怪那个什么狗屁泰山盟的人倒霉吧,被当成了祭品。其实比起来他们才是最惨的不是嘛。所以现在人家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你为什么不将计就计呢?反正我们这几个集团谁听上面的?不都是听你的么,到时候你杀个回马枪就是了。”
  行啊,六子长大了呀。谷涛眼带笑意的看着六子,虽有千言万语但却不知怎么开口。
  而这时辛晨风风火火的推门而入:“师弟!我准备好了。”
  谷涛和六子一惊,四只眼睛都看向辛晨,只见他浑身上下已经穿上了修身的衣服,背后的梦熊也已经装备就绪,脸上一副要干架的样子。
  “你要干啥?”
  “咱们师门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当然你我师兄弟杀将出去,管他什么三十三天,管他什么红魔绿魔,杀他个天翻地覆!”辛晨脸上杀气纵横:“今日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不杀他个人头滚滚、尸积如山就算我内门中看不中用!”
  “你特么疯了!”谷涛还没说话,六子就已经跳起脚来骂开声了:“你这么想死吗?你不考虑一下倩倩?不考虑一下老子?不考虑一下老娘?你他妈就算什么都不考虑,你不想想我男人?孩子没断N_AI,手下两千张嘴,你倒好嘴巴一张就要去杀,杀光了之后呢?你的道门还复兴不复兴了?别的门派怎么看我们?我们底下的人怎么看我们?”
  被六子指着鼻子骂完,辛晨怂巴巴的站在角落:“那现在怎么办嘛……师弟受这个委屈,那不能够。”
  “他又不是要被杀头,就是避避风头,被你说的跟什么一样。”六子坐在谷涛旁边:“我支持他躲一躲风头,外头的事我们来处理就完事了。看我安不安排他们就完事了。”
  谷涛捏了捏六子的下巴:“别骂他了,他也是好意。”
  说着,他对辛晨说:“我呢,这段时间肯定是不能抛头露面了,但不代表我就走人了啊,现在通讯还是很方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