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

主页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洪武末年 作者:青史尽成灰(一)

Tags:种田文 赚钱 阳光

内容简介:
  驱逐北元,扫清天下,明太祖固有一死。
  书生当国,藩王虎视,削藩靖难,血火刀锋中,杀出凛凛新明朝。
  一个失业的锦衣卫,一个卑微的小人物,左持剑,右握锄,一剑平天下,一锄养万民。
  这是个小特工,奋斗成为盛世大豪的曲折故事。
  大明盛世有千钧,锦衣卫担八百!
  翻开《永乐大典》,尽是我的传说!
 
 
第1章 请你吃R_OU_
  这是一片北方的山林,柞树、槐树、桦树、落叶松,彼此犬牙交错,遍布山岭,茂盛而葱茏,一直延伸到视线消失的地方。
  密匝匝的树林里,响起窸窣的脚步声,分开枝叶,一个人影跌跌撞撞走了过来。他直奔一处山坳,那里有水流的声音传出,果不其然,是一个清澈的水池。
  捧起清凉的池水,仔细清洗,不放过任何角落,片刻之后,水池映衬出一张年轻的面孔,十足新嫩,最多十三四的样子,皮肤没有半点瑕疵,饱满的胶原蛋白几乎要溢出来。
  眼睛皂白分明,鼻梁英挺,嘴唇红润,牙齿整洁白皙,真是一个好看的少年郎!
  偏偏这个少年郎没有头发,脑袋光溜溜的,如同剥了皮的J-I蛋,不只是头发,就连眉毛和睫毛都少的可怜。不过即便如此,少年也咧着嘴,露出满意的笑容。
  “能从山火逃出来,别说变成小和尚,就算变成小尼姑,也只能认了!”少年喃喃自语……他叫刘淳,是一名农业专业的大学生。
  相比其他的同学,刘淳对土地有着超乎寻常的热爱,发自骨髓的那种……家里往上数,几辈子都是农民。土里刨食,靠土地吃饭,就是天下最大的真理!
  刘淳深信不疑,哪怕费尽千辛万苦,成为了全村唯一的大学生,在省城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依旧在积攒了一笔钱之后,回到了老家,承包了一片土地,办起了养殖场!
  一切都十分顺利,谁知一场山火,打断了刘淳的致富美梦。
  等他再度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漆黑的焦炭之中,用尽浑身的力气爬出来,在地上,留下一个小小的人形印记。
  在那时候,刘淳就发现了异常,他的手脚都变小了许多……莫非是浴火重生,凤凰涅槃?刘淳来不及多想,饿到痉挛的胃,让他看到树皮都想咬一口!
  刘淳很幸运,他没走两步,就踢到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拾起一看,居然是只烧焦的兔子,显然,可怜的兔子没有猪脚光环,只能成为猪脚的口中餐了!
  撕掉焦黑的皮毛,里面的R_OU_还算鲜嫩。
  百步之外,居然还有个猎人搭的窝棚,空空荡荡的。刘淳顺理成章,霸占了窝棚。他在里面找到了一张被人丢弃的破麻片,已经腐烂到掉渣,刘淳小心翼翼围在腰上,就算没人看,也不能光着屁股啊!
  解决了“衣”,接下来就是“食”了……足足一个时辰之后,第一缕青烟蹿起,刘淳几乎感动的哭了。
  钻木取火!
  他做到了!
  赶快把半熟半生的兔R_OU_放在上面烤,刘淳吃光了大半个兔子,只剩下一对最肥的后腿,他想留到明天吃,毕竟不是每天都能捡到兔子的。
  吃饱了肚子,刘淳终于有精力思考了。
  如此浓密的森林,没有半点现代的痕迹,唯一人类的遗迹——窝棚,也是用树枝撑起,外面罩着桦树皮,连接处是用麻绳绑起来的。
  没有铁丝,没有尼龙绳,甚至连包装的塑料都看不到……这个猎人还真是环保啊!
  刘淳如是感慨着,他又转了一圈,在距离窝棚不到十米的地方,发现了一支长矛,在中间断开了,看样子似乎是被什么东西踩断的,他把半截长矛抓起,上面有着一层厚厚的铁锈。
  刘淳拿着长矛,找了一块石头,用力把铁锈蹭去,露出长矛的面目,他仔细辨认,发现锻造的手段非常落后,铁上面有很多密集的气泡孔,像是蜂窝似的。刘淳不由得摇了摇头,拿如此之差的武器去打猎,这个猎人不只是环保,还胆大包天啊!
  正在这时候,突然响起脚步声,刘淳下意识抓紧了手里的半截长矛,虽然简陋,却也是他唯一保命的东西了!
  他警惕扫视着,从不远处,走来一个很高壮魁梧的大汉,满脸的络腮胡子,还背着一张弓,衣服破损多处,露出遒劲的手臂,肌R_OU_遍布,充满了力量。
  刘淳发现,大汉脚上穿着一双麻鞋,上面是麻布的裤子,打着绑腿,再往上,盘扣短袄,头上是个桃儿大小的发髻,用木簪别着,外面罩着一层网巾。完全是古人的打扮,尤其是一张古朴的大弓,更像是出土的文物。
  这家伙绝不是什么叶公好龙的汉服爱好者,也不是某些粗制滥造的影视剧演员……浓密的森林,简陋的窝棚,断裂的长矛,还有眼前的大汉!
  刘淳突然涌起一个可怕的念头,自己不会到了另一个时空吧?
  一把大火,把自己烧得穿越了?
  刘淳傻住了,那个大汉走到了他的近前,都没有反应,傻愣愣的,跟中了定身法似的。大汉瞧了瞧他,小家伙赤着上身,连头发都没有,光光的脑壳,很是怪异。但大汉也没心思管这些,他咳嗽了一声,“小子,你是山民?有吃的吗?”
  刘淳还是没法应,大汉无奈摇头,用力勒紧腰带,准备离去。突然刘淳抬起头,“有!”
  他把仅有的两个兔腿送给了大汉。
  “那个大叔……你能告诉我,现在是哪一年吗?”
  大汉疯狂啃着兔腿,三口两口就吃光了一个,正在啃下一个,听到刘淳的问话,他愣了一下,“小子,你是这山里人?”
  “嗯,我一直住在山里,几天前,发生了山火,就剩下我一个人了!”不用演戏,刘淳的声音就跟哭差不多了。
  “怪不得头发都烧没了,能活下来就是运气!好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