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

主页 > 古代言情 >

大明春色 作者:西风紧(二)

Tags:情有独钟 爽文 甜文 宫廷侯爵

第七十五章 伯牙与子期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燕王军渡过大济河,再度将李景隆的残兵击败,已兵临济南城下。这时姚广孝来到了军中,见到燕王先说一番话。
  旁边没几个人,都是燕王心腹,朱高煦也在其中。
  数骑在济南城下,离几百步外观望,不敢靠近。城头上黑洞洞的炮口对着外边,济南是山东布政司地面上最大的城,什么重武器都有。巍峨的城楼,高大的城墙,叫人感觉十分压抑。
  姚广孝的声音又道:“孙子兵法所言,是周天子时的诸侯争战。不过其兵家见识,沿用至今。王爷要攻济南,实是下下之策。”
  “若有上策,俺何必用下策?”燕王眉间紧锁。
  几个人顿时沉默下来,毫无办法的样子。朱高煦照样一声不吭,他更没办法,无论守城还是攻城,他都不太擅长;这回只好跟着燕王,从旁观摩学习。
  此时朱高煦也很好奇:济南这种大城,城墙厚得、上面都能开车了,现代榴弹炮不一定炸得翻,燕王究竟要怎么攻下来?
  燕王转头道:“官军残部全在里面,若能攻下济南,就能彻底灭掉官军!道衍,你来说说,古往今来强攻破城,都用了些什么好法子?”
  姚广孝道:“最好的法子是围住,等城里的人饿死。”
  燕王愕然,却见姚广孝一本正经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开玩笑。
  过了片刻,姚广孝的声音又道:“与其攻城,不如想法子劝降李景隆。”
  “李景隆会投降?”燕王疑惑道。
  姚广孝道:“城里掌权者,除了李景隆,一个是盛庸,一个是铁铉,后二者都没有理由投降。
  盛庸之前便有望借‘靖难’平步青云,出任官军主帅,无奈资历不够,被李景隆夺了机会;现在李景隆成了落水犬,他正好表现一番,力求上位。眼下恐怕憋足了劲,正想靠济南城立功、表忠,不可能投降。
  铁铉是山东布政使,之前负责督运官军粮CAO,也是个能干之人,若没有他、李景隆有兵也聚集不起来。铁铉背靠朝中帝师黄子澄,现在齐泰与黄子澄生芥蒂,李景隆又表现不佳,黄子澄有意提拔铁铉为左右臂膀。铁铉高升在望,就差一件事儿鼓吹,他也巴不得燕王攻城。”
  朱高煦听罢姚广孝对朝廷内外的文武、以及之间的恩怨关系如数家珍,心里也是佩服。无奈此人是燕王死忠,更是老早便在世子府教导世子,而且年龄也大了。
  姚广孝的声音继续道:“因此老衲才说,最下策是攻城,正中了盛、铁二人下怀。只有李景隆现在处境不善,或多或少有机会投降。可惜……”
  燕王忙问:“可惜甚?”
  姚广孝道:“时机不对,现在李景隆处境还没到那一步,他肯定心存侥幸。故此,老衲今日赶来,是想劝王爷退兵,不用攻济南了。
  若叫盛庸和铁铉二人上位,对王爷极为不利。此二人一文一武绝非李景隆、黄子澄之辈可比!”
  燕王不置可否,座下的战马在用马蹄刨着土,他多次抬头看济南,眼神里充满了渴望。
  人最难克制的就是欲望!
  拿下济南、将官军主力屠戮干净;接着攻占整个山东,燕军兵锋便可南指徐州、淮河,南北二分天下的形势就渐渐有雏形了!
  如此大的野望,实在难以收手。
  果然燕王最终下达了围城攻打的军令。用金忠计,燕王叫人用箭将劝降书S_H_è 入城中,以图瓦解官军战心。燕王号称自己为了清除J-IAN臣,会对官军将士仁善云云。
  不料城中S_H_è 出一篇“周公辅成王论”,把燕王说成是周公,反让他下不了台。写文章的人是生员高贤宁,倒也巧了,居然是纪纲的同窗。
  道理讲不通,只好直接动武了。
  燕军在城外修建工事,把白沟河收缴的大量火炮调来,又赶制云梯、冲车等器械,两军的火炮相互发S_H_è ,大战再度打响。
  济南城四面烟雾弥漫,炮声日夜不停……
  ……
  济南城内,炮声轰鸣之中,杀猪的惨叫夹杂其间。刚杀的猪、牛、羊等牲口摆在城门内的空地上,前面烧香点烛,身材魁梧的盛庸和色目人后裔铁铉都拿着小刀割破手指,将血滴到一碗牲口的血中。
  盛庸、铁铉端起血碗道:“天地可鉴,今日盛庸与铁铉歃血为盟,同心共德,死守济南城,人在城在!如有违誓,人神共诛!”
  二人当众发誓,便仰头把血“咕噜咕噜”喝进了肚子。
  “哐当!”盛庸把碗一摔,走上前伸手抓住铁铉:“铁公!”铁铉也看着他,“盛兄!”
  盛庸两眼放光,看着铁铉的眼神,仿佛在看一颗大树的粗枝!
  二人携手一起走上城墙,抬头挺胸直面燕军的猛烈炮火,皆露出无惧的表情。周围的将士见罢,顿时士气大振。
  盛庸道:“我早就对铁公敬仰得五体投地!曹国公前后数十万大军,督粮乃重中之重,铁公居功至伟!只可惜曹国公辜负了铁公之呕心沥血,唉……”
  “哪里哪里!”铁铉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脸已经快笑烂了。他顿时发自肺腑地感叹道,“总算有明白人。咱们都是为朝廷尽忠,也想有人看得见咱们在尽力啊。我若是俞伯牙,盛兄便是钟子期!”
  盛庸忙抱拳道:“今日能在济南与铁公共同御敌,真乃三生有幸。”
  铁铉点头道:“彼此彼此。”他收住笑容,道,“若是咱们早日相识,平燕之战何至于此?”
  盛庸没吭声,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铁铉沉思许久,叹了一声又摇头起来。
  过了一会儿铁铉沉声道:“盛兄初时与魏国公(徐辉祖)交好,让魏国公举荐你,岂能有用?”
  盛庸忙小声道:“魏国公确有见识,地位高、又忠心。我与他交好时,还没削藩哩,只不过以前就相互看得顺眼,这才有了交情。我没求魏国公举荐,知道他举荐我后,已是晚矣!”